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食人 [鬼故事]

1、   沙子,還是沙子,漫無邊際的沙子一直綿延到天際。   楚生沿著沙丘起伏的脈絡跋涉,起先,他還能在沿途看到一些半掩埋在沙丘下的駱駝白骨、商旅乾屍,待到後來,觸目所及卻完全是一片黃沙了。   他迷路了,迷路在這沙漠裡。   在沙漠中迷路,就意味著死亡。   可是楚生還不想死,他還年輕。他開始狂奔,向著日落的方向奔去,水分迅速從他體內流失。   落日是那樣遙遠。   最後,楚生終於支撐不住,他渾身無力地倒在沙地上。他趴在地上喘息,象一條狗,他艱難地抬頭看了看落日,落日已經靠近地平線,天色變得黯淡。   忽然,楚生的視線被一樣東西所吸引 ——— 那東西橫斜著、矮壯地生長在黃沙中,就象一隻巨人的手臂。   那是一株胡楊!是的,是一株胡楊。   有胡楊的地方就有水,我有救了!楚生一下從沙地裡跳起,興奮地大喊,力量仿佛重新回到了他身上,他連滾帶爬地朝這株胡楊跑去,跑到近前,楚生看見胡楊枝上綴著星星點點的綠葉,這還是一株活的胡楊!   楚生站在胡楊下,發現後面還有疏落的一大片胡楊林。   而在這胡楊林深處,隱隱可見一角飛簷。   2、   威武的石獅、鍍金琉璃的屋瓦、高大的院牆,雖然這一切都已經殘破不堪,但依然彰顯著昔日的輝煌。   此處竟有如此大的一座莊院,楚生站在莊院外,內心暗自驚疑,莫非是海市蜃樓,或者是強盜的窩點?   站了一會,終究是耐不住饑渴的煎熬,楚生壯著膽子,伸手推開莊院大門,跨過門後倒橫的廊柱,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邊走,他邊高聲呼喊:“請問有人麼?”   聲音在空蕩蕩的莊院中迴響,震落了幾縷積在簷角的黃沙,卻是無人應答。   半晌,楚生又喊了聲:“有人在麼?”   這次,身後有低深的聲音回答:“你找誰?”   楚生被嚇了一跳,回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看見一個高瘦男人安靜地站在屋角陰影裡,雙眼幽深地盯著自己。   “我不找誰。”鎮靜下來的楚生抱拳一揖:“小生在沙漠中迷路了,胡亂走到這來的。”   “哦。”高瘦男人簡單哦了一聲,不再詢問,他轉身走進左側大屋。轉身的瞬間,楚生瞧見他身後背著碩大的一個箱籠。   這箱籠大得象一口棺材。      高瘦男人走進大屋,忽然停下腳步遙遙對楚生招手:“外面風大,小哥也進來吧。”   楚生見高瘦男人叫自己,便跟了過去。   大屋內的佈置甚是奇特,中間挖了一個深坑,坑內架著木柴。高瘦男人摸出火刀火石,點燃了火,在坑旁坐下,楚生隔著火堆,尋了塊石頭坐到高瘦男人對面。他舉目四顧,發現在大屋一角還蜷縮著一位男子,這男子戴著防沙的斗笠,瞧不清面目,看情形是在沉睡。   “這位兄弟同你一樣,也是迷路到此的,他十分疲倦,正在休息。”高瘦男人指著斗笠男子,告訴楚生:“算上他,你是這月裡第四個來這的人了。”   “前面兩個也是迷路的?”楚生好奇詢問。   “一個是迷路的,一個是來找人的。”高瘦男人的語調不緊不慢,空空洞洞。   “他們後來呢?”   “後來都走了。”   “走了?”   “走了。”   是,應該都走了,難道還留戀這沙漠不成?楚生自嘲一笑,笑自己愚鈍,笑罷,他又問高瘦男人:“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您?”   “我麼?以前有名字,現在忘記了,也不知道該叫什麼。”   “現在這裡只有你一個人嗎?”楚生見高瘦男人如此回答,料是有傷心往事,他識趣地轉移話題。   “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內人。”   此時屋外吹進一股旋風,把坑內火焰吹得‘劈啪’竄起老高,兩人陷入沉默。   外面的夕陽已完全墜落了,沙漠的夜晚涼得很快,有風聲在屋外胡楊樹林裡盤旋,似女子幽幽的哭泣,又似女子飄忽的笑聲。   良久,高瘦男人見木柴已經全部燃燒,對楚生詭秘一笑,忽然從懷中掏出一把鋒利匕首。   楚生嚇了一跳,以為高瘦男人要害自己,卻見男人轉身打開背後的箱籠蓋子,握著匕首伸入其中用力切割,待他抽出匕首,匕首尖上已多了一大塊肉。這肉似乎還是新鮮的,不時有殷紅的血從上面滴落。   只見高瘦男人把肉用一根鐵?串著,利索地架在火上燒烤。   一會兒工夫,屋內彌漫起一股濃濃的烤肉香味。高瘦男人轉動手上鐵?,閑閑對楚生說道:“長夜漫漫,我們各自講個故事打發時光吧。”   “好啊。”聞著烤肉香氣,楚生咽下喉嚨裡的一口唾沫,高興介面:“我是客人,拋磚引玉先講個。”   3、   “講個什麼故事呢?”楚生攏起手,把身子向火堆靠近了些,微皺眉頭思索。   “就講個真實的吃人故事吧。”他說道。   “蘭州城裡,從前有一姬姓人家,這一家人深居簡出,不愛與鄰居來往。某年,城中小兒總是無緣無故失蹤,官府派出精幹捕快偵查也毫無消息,鬧得人心惶惶。直到有一日,這姬姓人家的親家爺來拜訪,和姬姓家主對坐暢飲。這親家爺是個善飲的漢子,很快就把姬姓家主灌醉了。他飲罷酒,口渴難當,見姬姓家主酣醉如泥,便自己去廚房找水喝。在掀開廚房水缸蓋子的?那,一樣東西赫然映入他眼底。” 楚生說到這,賣了個關子,笑問高瘦男人:“你猜這親家爺看到了什麼?”   高瘦男人手中的肉已經烤熟,他撕下一大塊扔給楚生,也笑著回答:“一定是個蒸熟的小兒。”   楚生接過肉,沖高瘦男人一翹拇指:“厲害,正是一蒸熟的小兒。你說這人吃什麼不好,偏要去吃人。”    “因為人肉好吃。”高瘦男人大口咬下一塊肉,在嘴裡“咯吱咯吱”咀嚼得津津有味。   “我也講個故事。”他嘟囔著說道。   “從前有座莊院。這莊院人丁旺盛,莊主自幼習武,武藝高強。莊主三十七歲的那年,娶了一房嬌妻。他的嬌妻不僅貌美如花,更善解人意、體貼溫柔。”   “莊主愛他妻子,愛到癡狂的地步,並漸漸由愛生疑。”   “他交遊廣闊,總是要出門辦事,於是老擔心妻子獨自在家會有不軌行為,會給自己戴綠帽子。終於有一天,他不堪這種擔心的心理重負,便把妻子縛了,整日背在身上,連出門也攜帶著妻子。”   “世上竟有如此疑心重的男人?”楚生吃驚。   “這還不算什麼呢,他後來覺得就是這般整日背著,亦讓人不安,思索良久,他覺得還是把妻子吃下肚子塌實。”   楚生握著手中的肉,嘴張得大大的,幾乎忘了咀嚼,半晌方問道:“他吃了麼?”   “吃了。”高瘦男人狠狠咬了一口手中肉:“他每日裡吃一塊,就這樣把妻子活活吃了。”   冷風再度從門縫裡鑽進來,吹到楚生後背,他打了一個激靈:“真是驚心動魄的故事。”   “故事還沒完呢。”高瘦男人沖楚生一笑,露出雪白的兩排牙齒。   “他妻子被吃光了肉,卻竟然未死,那副骨架在他背後箱籠中時刻哀哀哭泣,哭自己命苦,哭不能長久地陪伴丈夫。他聽她哭得傷心,便也傷心起來,畢竟,他本是極愛妻子的。於是他問妻子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們長相廝守?妻子告訴他,只要讓她也吃些人肉,就可以重新長出肌膚,這樣她便永遠不會真的死去,永遠可以陪著他。”   “他妻子這般說,恐怕已經不是人,而是妖了。”楚生歎息。   “人又如何,妖又如何,都是要寂寞的求生。”高瘦男人瞪了眼楚生,繼續說道:“他猶豫許久,終不忍心看妻子痛苦哀哭,悄悄在一天夜裡,宰了莊院裡的一個夥計,蒸熟了給妻子吃。”   “說也奇怪,他妻子吃了人肉,白骨上果然又生出肌膚,漸漸的又變成從前美貌的模樣。而他看見妻子身上雪白光嫩,竟又忍不住食指大動,又把她給一塊塊吃了。”   “後來呢?”楚生完全被這個奇怪的故事迷住。   “後來?”高瘦男人輕輕拍了拍身後箱籠,說道:“後來就這樣,他不斷殺人給妻子吃,妻子吃了白骨生肌,他忍不住再吃妻子。漸漸地,就把一個莊院的人都吃空了。”   高瘦男人頓了頓,隔著熊熊的火光望著楚生:“再後來,他只能守在那個空蕩的莊院裡,等待偶爾送上門的獵物。”   4、   楚生忽然覺得背後的風好像更涼了些,他又往篝火邊挪了挪,似乎想借著篝火的熱度驅走心中升起的莫名寒意。   高瘦男人不再說話,空寂的夜裡只剩下篝火燃燒的“嗶剝”脆響。   這死般的沉寂讓楚生愈發不安。   他低頭咬了一口手中已經涼透的肉,抬起臉找高瘦男人搭話:“嫂夫人呢?”   “她啊……”高瘦男人笑道,篝火映在他黝黑的臉上,泛起詭異的紅光。   “出來吧,阿英,有人想看你呢。”高瘦男人伸手抽開箱籠蓋子,回頭對箱籠內輕語。   只聽箱籠內響起一陣奇特的爬撓聲,然後慢慢地冒出一個圓圓的白色物體,待這物體全部冒出,卻是一慘白的骷髏頭。骷髏頭‘格格’轉動頸骨,黑洞洞的眼眶周遭巡視了一圈,最後落到楚生臉上,用一種十分柔美的女性聲音開口說話:“官人,這是我的晚餐嗎?”   “當然。”高瘦男人點頭微笑,一指蜷縮在牆角的斗笠男子:“那邊還有一個,我點了他穴道,娘子你亦可盡情享用。”   “謝謝官人。”骷髏頭的頜骨上下張合,語氣甚是歡悅。   “原來你就是那食妻的莊主。”楚生駭然。   “你到此刻才明白,卻是晚了。”高瘦男人嘲謔地回答。   5、   “晚麼?不晚。”楚生忽然鎮靜地一笑。   “我的那個故事其實還沒有講完。”   “哦,後面還有故事?”高瘦男人好奇,他自持武功,這荒涼的沙漠之夜也不會再有人來,倒也不擔心楚生拖延時間。   “姬姓人家食人之事被親家爺揭發後,官府抓捕他們,滿門抄斬,只有一人趁亂逃脫。這人是姬家最小的兒子,他逃竄進沙漠,打算橫渡沙海,逃到對面的大食之國。”   “在出逃前,姬家小兒子還順手帶了一些東西在身上,那些東西都是姬家捕人而食的工具。”楚生眯縫著眼睛,盯著高瘦男人:“其中有一種迷藥,無色無味,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施放,而一旦中了這種迷藥,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會四肢酸軟、動彈不得。”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手腳發軟,連小刀也快握不住了?”楚生拍手站起,用力咬了一口手中冷肉。 “我姬家食人無數,此肉一入口,我就知道是人肉,那時我已經暗暗戒備,並趁你不注意偷偷施放了一些迷藥。”   “你……”高瘦男人聞言怒目圓睜,抬起匕首就欲刺楚生。然而一陣酸軟襲來,他手腕抬起數寸便無力垂落,匕首‘噹啷’一聲落地。   “饒你武功蓋世,中了我的迷藥還不是象死狗一般。”楚生得意地狂笑,他繞過篝火,走到高瘦男人面前,一腳把他踹倒。   高瘦男人滾翻在地,他背後的箱籠亦跟著滾翻,箱籠內的白骨骷髏掙紮著欲爬出,卻被楚生一腳踩住頭顱,踩得‘吱吱’亂叫。   “還有你這妖孽,居然也懂得吃人,許多大好人肉被你吃了,真是暴殄天物。”楚生臉現厭惡之色,腳下用力,踩得白骨骷髏又是一陣亂叫。   把白骨骷髏踢回箱籠,鎖好蓋子,楚生拾起匕首,複坐到高瘦男人旁邊。   他用匕首鋒利的刃尖輕刮高瘦男人臉頰,口中喃喃自語:“你吃了不少人,不知道你的肉是什麼滋味?”   “他的肉又酸又澀,還很粗糙。”一個聲音在楚生背後懶洋洋地介面。   “誰?”楚生猛地回頭,卻見一直蜷縮在牆角的斗笠男子已然翻身坐起,正斜倚著牆壁,透過斗笠下的一雙銳眼盯著自己。   “你的穴道解開了?”楚生試探地詢問。   “解開了。”斗笠男子回答。   “你沒有中迷藥?”楚生眨著眼睛。   “沒中。”斗笠男子搖頭。   “為什麼?”楚生疑惑。   “你的為什麼太多了。”斗笠男子伸了個懶腰,抱膝而坐。   “聽了你們的故事,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講個故事吧。”   6、   “從前有座山寨,裡面只住著姬、虞、葉三姓人家。三姓世交,關係十分好,他們相濡以沫,在山寨中耕讀樵織,自給自足,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斗笠男子仰面望天,神情悠然嚮往。   “可是這幸福的生活,在某一年突然結束了。”斗笠男子語氣忽然一變,變得蕭殺。   “那年冬季天空降下百年不遇的大雪,封了山寨出外的道路,三姓人家被堵在山寨裡,他們沒有辦法外出獵食,只能靠些少的存糧維生,艱難熬了百餘日。存糧最後都被吃光了,山寨裡的耕牛、馬匹、家禽也被吃光,就連樹皮和草根亦被食盡。眼看眾人即將餓死,此時,姬、虞兩姓人家瞞著人數較少的葉姓,悄悄訂了一個恐怖的約定……”   “這約定你猜是什麼?”斗笠男子問楚生。   “在今夜,所有的故事不外乎吃人,這個約定大概也離不開‘吃人’二字。”楚生把玩著匕首猜測。   “對,正是吃人的約定!”斗笠男子挺直身軀,憤慨說道:“那姬、虞兩姓人家,竟悄悄瞞著葉姓,訂了個吃人之盟,他們聯手將葉姓人家團團圍住,一舉全部殺害,然後分而食之。其中姬家食幼者,虞家食老者,壯者兩家均分。”   “靠著吸食葉家人的血肉,姬、虞兩姓人家終於熬到大雪融化。待雪一融化,兩姓人家便迫不及待地離去,因為連他們自己也害怕看見山寨裡的血腥地獄模樣,雖然這血腥是他們一手造成的。”   “天可憐見!”斗笠男子長噓一口氣,眼中泛出淚光:“姬、虞兩姓人家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自以為殺光了葉家人,其實葉家卻還有一人未死。待他們一離開,這人悄悄從隱蔽處爬出,跌跌撞撞地也下山了。”   “這未死的葉姓之人下山後,一直跟躡著姬、虞兩姓人家,尋機獵殺兩家人報仇。而他若抓住姬、虞兩家人,回憶家族被屠的慘狀、心中恨之入骨,必烹而食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般過了多年,葉姓之人衰老將死,他殷殷叮囑後代,一定要牢記家族血仇,殺盡姬、虞二姓人家。”   “不,是食盡他們。”斗笠男子咬牙切齒。   “葉姓後人不忘祖訓,從此天涯追殺姬、虞兩姓人家。這姬、虞兩姓人家自從吃了人,也食髓知味,一直有吃人的習慣,留心之下倒也好找。”   “期間,有一葉姓後人為了追殺一虞姓人家的女子,尋到了沙漠中,他偽裝成迷路者,故意投宿到虞姓人家女子所居的莊院,又故意讓虞姓人家女子的丈夫點中穴道,裝做昏迷,以等待時機出手。”   “後面的故事我就不囉嗦了,你已經全部知道。”斗笠男子站起,緩緩向楚生走去。   “虞姓人家的女子已經成妖,待會再收拾她。我們葉、姬兩家的夙仇,一併在今夜了結吧,看看是你吃了我,還是我吃了你。”   “對了。”斗笠男子提醒楚生:“你那迷藥對我無效,因為我們葉姓後人以姬、虞兩姓人家為敵,自然都知道怎麼防範姬家的迷藥。”   7、   夜風越發寒冷了,吹得屋內篝火也明暗不定。   楚生緩緩環視一圈,他看見被自己迷倒的高瘦男人嘴角掛著一縷嘲諷的笑意。   他笑什麼呢?是笑我機關算盡,卻不知黃雀在後?還是笑我雖然迷倒了他,卻一樣要被人吃掉?   楚生忽然也哈哈大笑起來,迎著高瘦男人和斗笠男子詫異的目光,他笑得捧腹打滾。   這世上吃人的人是如此多,我又何必費盡力氣跑去大食,茫茫塵世,我非異類,自可魚藏於眾多的同類中。
nice!(0)  コメント(0)  トラックバック(0) 

nice! 0

コメント 0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URL:
コメント:
画像認証:
下の画像に表示さ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